大佛頂首楞嚴經卷九淺釋

 

宣化上人講述

 

《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》卷九

 

阿難。世間一切所修心人。不假禪那。無有智慧。但能執身不行婬欲。若行若坐。想念俱無。愛染不生。無留欲界。是人應念身為梵侶。如是一類。名梵眾天。

 

前邊所講六欲天雖是離欲,但還未能完全離盡,故叫做欲界。現在講色界,居於欲界之上,共二十八天。雖已完全離欲染,但尚有色質,故叫色界。生到色界的天人,純是化生,貌如童子,身白銀色,衣黃金色,全是男相,沒有女人。

 

阿難!世間一切修行的人,不知本有寂然常住的真性,以致錯亂修習,不修禪那,不得首楞嚴大定,缺乏出世的真正智慧,但以世間的靜慮為因心,不犯淫行。無論行住坐臥,心中皆不會起淫念。因此,心身清淨,愛染不生,不再留住欲界。這些人臨命終時,就會應念生於天界,身為梵侶。梵即清淨,離欲清淨。這一類叫做梵眾天,身長四十里,壽命二十小劫。

 

欲習既除。離欲心現。於諸律儀。愛樂隨順。是人應時能行梵德。如是一類。名梵輔天。

 

欲界的淫習既然除盡,離欲的清淨心就能顯現,對於梵生的儀式戒律,都能樂於遵守,隨順不犯,身心輕安,具梵天之德。這一類人就可以生到梵輔天上,身長八十里,壽四十小劫。

 

身心妙圓。威儀不缺。清淨禁戒。加以明悟。是人應時能統梵眾。為大梵王。如是一類。名大梵天。

 

由於修身而能攝心,身心如一,妙德圓滿,威儀不缺,不但禁戒清淨,還得明悟,既然福德圓滿,有威可畏,有儀可敬。這個人就能統領梵眾,為大梵王。這一類叫大梵天,身長一百二十里,壽命六十小劫。

 

阿難。此三勝流。一切苦惱所不能逼。雖非正修真三摩地。清淨心中。諸漏不動。名為初禪。

 

阿難!這三種天都稱作勝流,因其身勝、樂勝、能勝下界的各趣的眾生,又不受欲界八苦的煎逼,雖然不是修真正的三摩地,但因持戒的定力,心中常能清淨,已不為欲界諸煩惱所搖動,這叫做初禪天。於九地中,是離生喜樂地,即離開欲界諸惡趣,而得清淨喜樂。但是因為仍有覺觀之火,故到劫盡時,仍不免為劫火所燒。

 

阿難。其次梵天。統攝梵人。圓滿梵行。澄心不動。寂湛生光。如是一類。名少光天。

 

阿難!其次是梵天,這堳大梵天,因統理梵天天人,化他功深,自行更加純淨,具足戒定慧,故能圓滿梵生,心如止水,湛寂則生光,不過心光尚弱,還未能遍照,故叫少光天。身長一百六十里,壽命二大劫。

 

光光相然。照耀無盡。映十方界。遍成琉璃。如是一類。名無量光天。

 

定功漸深,身光與心光,光光相照,照耀無盡,映到小千十方世界,遍地變成琉璃之色,這一類叫無量光天。身長三百二十里,壽命四大劫。

 

吸持圓光。成就教體。發化清淨。應用無盡。如是一類。名光音天。

 

吸取執持前天之無量光明,繼續進修,到定力更深,光更圓滿,就以光明為教體,以光音作佛事,教化眾生,令心清淨,所有光明,都能應用無有窮盡,如是一類叫光音天。身長六百四十里,壽命八大劫。

 

阿難。此三勝流。一切憂懸所不能逼。雖非正修真三摩地。清淨心中。麤漏已伏。名為二禪。

 

阿難!這三天又勝於初禪,以初禪乍離欲苦,成恐復墮,故有憂愁掛慮,須時時提高覺觀,修持禪定。現在二禪已離欲漸遠,沒有恐懼心,亦無一切憂慮,雖不是依不生滅為本修因,而修正定,但於清淨梵行,已伏心中粗漏,叫做二禪。於九地中,叫定生喜樂地。雖然火災不能侵,但心有喜水,故仍難免要受水災。

 

阿難。如是天人。圓光成音。披音露妙。發成精行。通寂滅樂。如是一類。名少淨天。

 

阿難!二禪之光音天,光明圓滿,以光明成就音聲,來做教體,發出音聲,顯出妙理。現在三禪天是依妙理,發出成為更精進妙行,亦已捨去喜心,得到淨樂,恬然安靜,似乎得到寂滅樂之境界,但這只是初伏第六意識,非真正寂滅,這一類叫做少淨天。身長一千二百八十里,壽命十六大劫。

 

淨空現前。引發無際。身心輕安。成寂滅樂。如是一類。名無量淨天。

 

少淨天雖近於寂滅樂,但未忘淨境,我執猶存,再進一步,定力轉深,淨境亦空,以空來引淨,淨同於虛空,虛空無邊,故淨境亦無邊,這時身心輕安如太虛空無掛無礙,成寂滅樂,這一類就叫無量淨天。身長二千五百六十里,壽命三十二大劫。

 

世界身心。一切圓淨。淨德成就。勝托現前。歸寂滅樂。如是一類。名遍淨天。

 

無量淨天之淨境只遍及於身心,再進一步,定力更深,這時正報之身心,和依報之世界,混成一體,打成一片,皆得虛寂圓滿清淨,純淨之德成就,有漏之樂無窮,就以為是清淨家鄉,真實歸托之地,而不知道只是有漏,如是一類,叫做遍淨天。身長五千零二十里,壽命六十四大劫。

 

阿難。此三勝流。具大隨順。身心安隱。得無量樂。雖非正得真三摩地。安隱心中。歡喜畢具。名為三禪。

 

阿難!此三天又勝二禪之流,初禪只是苦惱不逼,不得隨順。二禪憂慮不逼,五識已伏,只得隨順。至此三禪已得寂滅,六識已伏,不起現行作用,故得大隨順,身心安然,自在不動,受無量樂。雖非真得正修實證之三摩地,但清淨心中,已安樂無苦,歡喜畢具,於九地中屬第四離喜妙樂地。離開初、二禪之喜,而得三禪之妙樂,但出入息尚存,故劫壞時雖水災不能侵,但還難免風災。

 

阿難。復次天人。不逼身心。苦因已盡。樂非常住。久必壞生。苦樂二心。俱時頓捨。麤重相滅。淨福性生。如是一類。名福生天。

 

阿難!這三禪的天人,既離初禪苦惱,二禪憂慮,故苦因已盡,身心皆不再受任何逼迫,再進一步定力更深,進入四禪天時,體會樂亦非長久,苦和樂是相對。待福樂享盡,樂極生悲,終歸於壞滅。因此能頓時捨離苦樂二心,粗重的煩惱就無從發生,這時便生起清淨之福德,叫福生天。身長一萬里,壽命一百二十五大劫。

 

捨心圓融。勝解清淨。福無遮中。得妙隨順。窮未來際。如是一類。名福愛天。

 

定功更深,故苦樂二心都能捨棄圓滿,能捨和所捨都能忘掉,這時就能空不礙有,有不礙空,勝解清淨,福慧增長;於無遮止的淨福中,得妙隨順,窮未來際都能遂心滿意,得大自在,這叫福愛天。身長二萬里,壽命三百五十大劫。此天之福,於有為界中,最為圓滿。

 

阿難。從是天中。有二歧路。若於先心。無量淨光。福德圓明。修證而住。如是一類。名廣果天。

 

自此福愛天中就分為二歧路:一為直道,二為曲道。若於前福愛天妙隨順心,能令所求如意,則現在定深發光,發無量光,並以慈悲喜捨四無量心,薰習禪定福慧,使臻於圓滿淨明,依此修證而住,如是一類,以廣大福德,而感勝果,叫廣果天。於九地中,叫做捨念清淨地,因捨念清淨,沒有苦樂二念,故劫壞時,水火風三災不能侵,身長四萬里,壽命五百大劫。

 

若於先心。雙厭苦樂。精研捨心。相續不斷。圓窮捨道。身心俱滅。心慮灰凝。經五百劫。是人既以生滅為因。不能發明不生滅性。初半劫滅。後半劫生。如是一類。名無想天。

 

第二是曲道,若於前福愛天,雙厭苦樂的心,增修捨定,精研究竟,使捨無可捨,捨心亦捨,身心俱愍,渾成一空,令心如寒灰,意如枯木,凍結第六意識,如夾冰魚一樣,不能起現行,由於定力維持,形體可以經過五百大劫,不會變壞。但以生滅心為本修因,故不能發明不生滅的自性。因既然有生滅,果心有成壞,故於五百劫最後劫中,初半劫還有定力,後半劫則禪定散亂,六識復起現行,從此無想報盡,仍入輪迴,或隨地獄。因在捨定時以為已得阿羅漢果,脫離分段生死,出定後才知道生死沒有斷盡,便譭謗三寶,指如來誑妄說法,就墮落地獄,這一類叫無想天,是外道禪的極果。

 

阿難。此四勝流。一切世間諸苦樂境所不能動。雖非無為真不動地。有所得心。功用純熟。名為四禪。

 

阿難!此四勝流即福生、福愛、廣果和無想四天,世間一切苦樂境界不能動搖,三災不能侵害。但是他們初生之時,宮殿園林,隨之而生,死時宮殿園林隨之而滅,故此就不得真常之境。以修習捨定時,認為是涅槃,希望能得到涅槃果位。一有所得心,就是有為法,故只得有為功用純熟,不加勉強而能任運不動,而不是真的不動地,故通名四禪天。

 

阿難。此中復有五不還天。於下界中九品習氣。俱時滅盡。苦樂雙忘。下無卜居。故於捨心眾同分中。安立居處。

 

阿難!在色界天中,復有五種『阿那含天』即不還天,是三界聖人寄居之處。此天已斷盡欲界九品思惑,即與生俱來的貪瞋癡慢的微細思惑。這思惑於九地中,各有九品,合共八十一品。三果聖人已斷盡欲界九品思惑,不起現行,習氣亦除,故說九品習氣俱時滅盡。因惑盡苦亡,故欲界已無卜居之處,三禪亦非遊樂之地。三禪以下的境界,又不是他們的眾同分地,同時他們所修乃是苦樂雙亡的捨禪,故只好在色界天找個安身立命的地方,準備斷盡其餘七十二品思惑,求出三界,證阿羅漢果。

 

阿難。苦樂兩滅。鬥心不交。如是一類。名無煩天。

 

阿難!苦樂兩滅,苦樂是對立的,既不欣於樂,又不厭於苦,苦樂不交戰於胸中,故得清淨,心無煩惱,故叫無煩天。身長八萬里,壽命一千大劫。

 

機括獨行。研交無地。如是一類。名無熱天。

 

機是弓發箭之處,括是箭承弓之尾端,機如心,括如境,現在機括既然獨行,即弓箭兩離,亦即心境脫節,鬥心不交,能研究鬥心之心亦滅,故謂研交無地,如是一類叫做無熱天。因為除去一切鬥心的熱惱。身長十六萬里,壽二千大劫。

 

十方世界。妙見圓澄。更無塵象一切沈垢。如是一類。名善見天。

 

因修禪定,得天眼通,故能觀十方世界,朗然澄清,再沒有外在的塵境障礙,內心也沒有沉垢留滯,這一類叫善見天。身長三十二萬里,壽四千大劫。

 

精見現前。陶鑄無礙。如是一類。名善現天。

 

精妙的見性既已現前,則見體已經清淨,見的功能亦已周遍,這樣就如陶師捏土為器,鑄匠熔金造像,用定慧力,隨心所欲,任運成就,神通變化,自在無礙,這一類叫善現天。身長六十四萬里,壽八千大劫。

 

究竟群幾。窮色性性。入無邊際。如是一類。名色究竟天。

 

這是色界最高的一天,這天對於一切眾生幾微的妙理,研究到山窮水盡,能以多念歸於一念,能以無漏薰習有漏,窮究一切色法,從色性悟入空性,色依空現,空性即是色性之性。心既薰至由多到少,色亦窮至由粗至微,窮究到身雖尚存,而境已全空,進入虛空之無邊際處,盡色界之究竟,這一類叫色究竟天。身長一百二十八萬里,壽一萬六千大劫。

 

阿難。此不還天。彼諸四禪四位天王。獨有欽聞。不能知見。如今世間曠野深山。聖道場地。皆阿羅漢所住持故。世間麤人所不能見。

 

阿難!這五不還天是色界中最高妙的境界,故前四禪四位天王,不能親知親見,只能仰慕他們的高名,因四天王仍屬有漏凡夫,凡夫只能伏惑,不能斷惑。五不還天是無漏的聖人,已能斷惑,故凡聖懸殊,不能親見,就像現在的世間,曠野深山中,多屬聖人道場,為阿羅漢所住持,而凡夫俗子不能知見一樣。

 

阿難。是十八天。獨行無交。未盡形累。自此已還。名為色界。

 

阿難,這十八梵天,都是清淨,沒有伴侶,沒有男女情欲,但有化身的身體,故還未能脫離形骸的牽累,所以叫色界天。

 

復次阿難。從是有頂色邊際中。其間復有二種歧路。若於捨心發明智慧。慧光圓通。便出塵界。成阿羅漢。入菩薩乘。如是一類。名為回心大阿羅漢。

 

復次阿難,從色界之頂,色與空的邊際流,其間又有二條歧路。若在色界天,修習捨定之時,發得起無漏的人空智慧,智光圓滿,馬上就可以超出塵界,斷去分段生死,成為阿羅漢。若是不以證得阿羅漢的小果為滿足,發心再進一步,修菩薩道,便是回小向大,趨向大乘的大阿羅漢。

 

若在捨心。捨厭成就。覺身為礙。銷礙入空。如是一類。名為空處。

 

這是無色界四空天。若在色界天,修習捨定之時,捨定成就了,厭棄有色,願意滅色歸空,討厭色身,諸多障礙,於是修習空觀,滅色歸空,不但身空,連住處亦空,這一類叫空處天。壽二萬大劫,因已消形入空,故無身形長短。

 

諸礙既銷。無礙無滅。其中唯留阿賴耶識。全於末那半分微細。如是一類。名為識處。

 

諸礙既消,不但滅身依空,連所依之空亦無,唯依於識,即第八阿賴耶識,亦叫藏識,此識含藏生滅與不生滅,為染淨所依。第七末那識,內依此識現執法,外托六識緣塵而執我。今色空既滅,末那無境可托,故外緣半分粗相之我執已滅,內緣半分八識微細之法執尚存,這一類叫做識處定。壽四萬大劫。

 

空色既亡。識心都滅。十方寂然。回無攸往。如是一類。名無所有處。

 

空和色都消滅,連半分微細的末那識,亦被高深的定力伏住,不起現行,單獨留下一個阿賴耶識。這識是無分別的,故只覺十方寂然不動,空無所有,連身心世界,都無可住之處,這一類叫無所有處。外道昧此為冥諦。這天壽命六萬大劫。

 

識性不動。以滅窮研。於無盡中發宣盡性。如存不存。若盡非盡。如是一類。名為非想非非想處。

 

(一)八識亦名藏識,即如來藏性,原是寂然不動,但行者如欲以定力,深入窮究把它掃盡。怎能窮盡?即以定力壓它使不起現行;現行雖不起,而識性猶存,故說若存不存,若盡非盡,這一類叫非想非非想處天。壽命八萬大劫。

 

(二)以前有一修行人在水邊修定,將要入定時,魚在水婺嚽D,激動水聲,使他不能入定。他就生起一瞋念說:『真討厭!如果我有神通,便變做一支飛狸,來把你們食光。』魚似懂其意,不敢再來打擾,他終於修成功,生至非非想處天。但天福享盡,終墮落為飛狸,專食魚類。及至釋迦佛出世,為他說法指點其錯,他才明白,再生人身出家修道,終成阿羅漢果。所以修道千萬不可有瞋恨心,有瞋恨心就要受果報。

 

此等窮空。不盡空理。從不還天聖道窮者。如是一類。名不回心鈍阿羅漢。若從無想諸外道天。窮空不歸。迷漏無聞。便入輪轉。

 

這四空處天,前二天是窮境,後二天是窮心,欲令心境俱空,而不瞭解空的道理。凡夫不知人空,羅漢不知法空,其實心與境本來是空,豈待銷滅而後空?若從五不還天修習聖道,以窮空之定力,來斷盡三十六品思惑,便可證得人我空,成為阿羅漢超出三界。如果從此保守不再前進,還是不回心的鈍根陳羅漢。利根則能回心向大,少修二十萬大劫,即超三界而得成佛。如果從無想外道天,或從廣果凡夫天,而入非非想處天,來窮究空理,修習有漏禪定,不知回頭,迷於有漏之天,錯作無為之想,終至八萬劫滿,無可歸托便墮入輪迴,隨自己的業障,流轉六道中,所謂『饒他八萬劫,終是落空亡。』

 

阿難。是諸天上各各天人。則是凡夫業果酬答。答盡入輪。彼之天王。即是菩薩游三摩提。漸次增進。回向聖倫所修行路。

 

阿難!上面所說的六欲天、四禪天、以及四空天。除五不還天,是三果聖人所住以外,其餘各天,都是凡夫所修得的善業為因,得到善果的酬答,酬答盡了,依舊要墮落輪迴。至於各天的天王,都是大乘菩薩,住在正定之中,以遊戲神通,寄居於天王之位,來濟物利生,成就自己的功德,漸次增進,回向無上菩提之果,而入聖倫。所修者都是楞嚴大定,妙修行路,故得證涅槃正果。

 

阿難。是四空天。身心滅盡。定性現前。無業果色。從此逮終。名無色界。

 

阿難,這四種空處天,前二天是身境全空,是身滅盡,後二天則識也不起,是心滅盡。身心既已俱滅,定性亦得現前,已無四大質礙之業果色,唯有清淨四大之定果色,更無漏天眼方能看見。從此空處始,至非非想處終,依正皆空,所以叫做無色界。

 

此皆不了妙覺明心。積妄發生。妄有三界。中間妄隨七趣沈溺。補特伽羅各從其類。

 

以上所說這些三界二十八天,都是由於不明白本妙的覺性,本明的真心,原自清淨本然,一塵不染,以致從迷積迷,以妄逐妄,妄有三界,復於三界中,隨著自己的業力,捨生受生,沉淪於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修羅、人、仙、天的七趣。補特迦羅,譯作『數取趣』,即數數取著,諸趣受生,各隨業因,而受同類之果。

 

復次阿難。是三界中。復有四種阿修羅類。

 

復次阿難,三界之中,還有四種阿修羅,譯作非天,有天福而無天德。女修羅貌美,男修羅貌醜,又好飲酒,性瞋多妒,分胎卵濕化四生,於人天鬼畜四趣受生。

 

若於鬼道以護法力。乘通入空。此阿修羅從卵而生。鬼趣所攝。

 

若於鬼道,即鬼趣阿修羅,因有善願善心,護持佛法,或護經咒,或護禪戒,由於護法善業,得捨離鬼趣,而生阿修羅道,以護法因,獲神通果,可以入虛空界居住。此類是從卵而生,卵生能飛,但仍屬鬼道。

 

若於天中降德貶墜。其所卜居鄰於日月。此阿修羅從胎而出。人趣所攝。

 

若於天中即天趣阿修羅,從天道中來的,因欲界天,以少欲為德,色界天以梵行持身,若梵行稍虧,情欲稍重,就被貶離天道,墮落於修羅道中。唯福報與天道相似,所住之處,近日月宮。有阿修羅王,住在須彌山側,於欲界中,隨意能變現大小身體。這種阿修羅是由胎生,胎因情有,故情欲同人,雖居天上,但仍屬人道類。

 

有修羅王執持世界。力洞無畏。能與梵王及天帝釋四天爭權。此阿修羅因變化有。天趣所攝。

 

有修羅王,是天趣修羅,因為在人道之時,有建功立業,為國爭榮,然性好鬥,凶勇多瞋,死後為阿修羅王,福報同於天上,能驅使鬼神,禍福人間,以神通力能洞徹諸天,無所畏懼,又不肯受諸天統治,時常要和諸天爭奪權利。這種阿修羅是從人間化生到天上,故屬於天道類。

 

阿難。別有一分下劣修羅。生大海心。沈水穴口。旦遊虛空。暮歸水宿。此阿修羅因濕氣有。畜生趣攝。

 

阿難!還有畜趣修羅,是從畜生道中來,福德微薄,為修羅中最卑劣之一種。他們思食雖然得食,最初入口時全是美味,但最後一啖,竟變成青泥之味。他們生於大海中心,潛藏於水穴之內,白天則遊行於虛空,受天趣修羅驅使,晚上又歸宿於水中,以息勞役。因係濕氣化生,故此屬於畜生道之類。

 

阿難。如是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人及神仙、天洎修羅。精研七趣。皆是昏沈諸有為相。妄想受生。妄想隨業。於妙圓明無作本心。皆如空華。元無所著。但一虛妄。更無根緒。

 

阿難!以上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修羅、人、仙、天道,精細地研究起來,都是昏昏沉沉的生滅相,從妄想去受生,隨妄業去受報。如果用妙明無為之心來觀察,則七趣皆如空中華,並無實體,只是一個虛妄的名相,實在是沒有頭緒可追尋的。

 

阿難。此等眾生。不識本心。受此輪迴。經無量劫。不得真淨。皆由隨順殺盜婬故。反此三種。又則出生無殺盜婬。有名鬼倫。無名天趣。有無相傾。起輪迴性。

 

阿難!這些眾生,因不認識妙明的本心,故枉受輪迴,經過無量數劫,還不得清淨,這都是因為隨順貪瞋癡之心,而造殺盜淫之業,致有三途惡道。若能不殺、不盜、不淫,則上生天道。有三毒就有三途,無三毒就生天界。一有一無,一沉一升,互相傾奪,便有輪迴流轉。是善是惡,皆屬有漏,所以都不能超出三界,而要受生死輪迴的苦報。

 

若得妙發三摩提者。則妙常寂。有無二無。無二亦滅。尚無不殺不偷不婬。云何更隨殺盜婬事。

 

若欲脫離生死之苦,就要悟無作本心,悟後起修,修耳根圓通法門,以妙理發妙智,反聞聞自性,性成無上道,得證首楞嚴大定,妙常寂之境現前,則有無兩滅,善惡俱亡,了不可得,連不可得亦無,人法皆空,心境一如,怎還有不殺、不盜、不淫之心?心尚且沒有,云何更隨凡夫外道,而做殺盜淫之事?

 

阿難。不斷三業。各各有私。因各各私。眾私同分。非無定處。自妄發生。生妄無因。無可尋究。

 

阿難!若不斷除殺盜淫三業,則各各有私造的別業,合各人的別業,就成共業。既是共業,就有眾同分地。既有眾同分地,則天堂地獄,就不是無定處了。所以造業雖別,受報則同,然六趣果報,皆因一念妄動而生,而妄又從何處來呢?妄實無所從來,因妄性無體,並無所依,無依就無可追尋了。

 

汝勖修行。欲得菩提。要除三惑。不盡三惑。縱得神通。皆是世間有為功用。習氣不滅。落於魔道。

 

你要勉勵真實修行的人,想欲證得菩提聖道,須先斷除殺盜淫三毒,因這三毒皆能迷惑真性,是輪迴根本,故必須根除這三惑。如果不能斷盡,雖然修定得到神通,亦不過是世間的有為功用。有漏之因,怎可證無漏聖果?習氣不除,遇境復生,縱能超升,終必墮落天魔外道。

 

雖欲除妄。倍加虛偽。如來說為可哀憐者。汝妄自造。非菩提咎。作是說者。名為正說。若他說者。即魔王說。

 

既落天魔外道,就失去正念,雖欲想修行消除虛妄,只不過是以妄逐妄,倍加虛妄,所以如來說他們是最可哀憐的人!然而這種種妄境,都是你自己妄心所造,並不是菩提的過咎。照我這樣說才是佛說,若不是這樣說,如讚殺盜淫不礙修行,不需斷除,都是魔王的邪說。

 

即時如來將罷法座。於師子床。攬七寶幾。回紫金山。再來憑倚。普告大眾及阿難言。汝等有學緣覺聲聞。今日回心趣大菩提無上妙覺。吾今已說真修行法。

 

這時,如來對阿難所請求開示都已分別解答完了,將要結束這場法會。卻又於獅子座,攬七寶幾,回轉他巍巍有若紫金山的佛身,再來憑倚著七寶幾,對大眾及阿難說:你們這些有學聲聞緣覺,今天已經捨棄小乘,回心向大,趨向菩提的無上妙覺,我亦已為你們宣說了真實修行的佛法。

 

汝猶未識修奢摩他毗婆舍那微細魔事。魔境現前。汝不能識。洗心非正。落於邪見。或汝陰魔。或復天魔。或著鬼神。或遭魑魅。心中不明。認賊為子。

 

恐怕你們還不曉得在修習奢摩他定中,起微密觀照的時候,還有很多微細魔事,倘若摩境出現,不曉得辨